营业税下调能否带来希望 南京保龄球馆只剩两家

--------------------------------------------------------------------------

2004-07-20 16:39

 

    没有想到,银河、虹桥、金河……20多家曾在南京辉煌过的大型保龄球馆,如今只剩两家在苦撑,曾经异常火爆的“保龄球热”,何以在南京遭冷遇?

600余球道仅剩百道 

    保龄球在南京曾风靡一时,玩保龄球被视为时尚和身份象征的“贵族运动”,上世纪90年代中期,每局保龄球费用高达30至50元,曾拥有48条枫木球道的金河保龄球馆,可同时容纳288人打球,年营业额在1000万元以上。生意红火使得不少人纷纷投资上马,到2002年,南京保龄球馆发展到20多家,球道600多条。然而从2002年底,热闹的保龄球开始走下坡路,为赢得客源,球馆纷纷打起价格战,从原先一局三五十元,降到最低1元一局。虹桥保龄球馆关闭前将价格从每局40元降至3元,可每月仅进账5万元,无法支撑,被迫关闭。时至今日,南京只剩下玉王府和五台山两家保龄球馆还在苦苦支撑。而目前运营情况较好的五台山保龄球馆每天营业额也只是过去最好时的十分之一。

衰败源自竞争和高税率

    南京保龄球馆的走向末路让人纳闷:红火一时的保龄球难道真是昙花一现?五台山保龄球馆总经理吉春英分析,除了市民对这一当初的新鲜事物不再感觉新鲜之外,衰败主要源自业界竞争和高税率。保龄球刚兴起时,打保龄球被视为“高雅运动”,一些生意人都把请客户打保龄球作为公关投入,企事业单位也把打保龄球作为一种福利。可随着球馆毫无节制地越开越多,残酷的市场竞争迫使各商家纷纷降价,同行间恶性竞争降价,使保龄球运动渐渐地不再时尚,而成为一种大众运动项目。

    “税收过高也是一个不容忽视的原因”,玉王府保龄球馆施经理叹起苦经,因为保龄球被定位为高档娱乐业,按20%征收营业税。而投资一条保龄球道需要40万元,一般保龄球馆都有20—30条道,一个球瓶就需180元,加上球道打磨、上蜡一次就需2万元,总体来说,投资一个球馆至少800多万元,加上工资、电费、税费等费用,一个月需要25万元才能保本经营,可现在每月的营业额还不足12万元,没有盈利空间,关闭就不足为奇了。

营业税下调带来希望 

    7月1日,保龄球馆的营业税从20%下调至5%,给南京保龄球业带来了一线曙光。昨天下午,记者在五台山保龄球馆见到,来自南京外校等学校的中学生占了玩球者的80%以上。玉王府保龄球馆现在每天也有了约两三百位客人。市商贸局一位人士认为,随着税收降低及恶性竞争的结束,保龄球市场还是有潜力可挖的,相对于其他运动项目来说,保龄球具有集娱乐性、趣味性和技巧性于一体,且男女老少均可参与。另外,保龄球已从一种时尚的娱乐活动回归为普通健身项目,大众参与应该能唤回“回头客”。据了解,南京有商家正在酝酿开办新的保龄球馆,但不再是单一的保龄球,而是增加健身项目,保龄球只是其中的活动之一,以此相互依托。南京日报记者 钱奇 实习生 吴烨